北狐丶

可以日lof,我不介意的(你有什么好日的)

主吃雷安 瑞金,别的随意

没有什么雷的,是个杂到可怕的杂食党

更新只会更雷安和瑞金,但是推荐和喜欢的很杂

(所以如果你不喜欢别的cp,还是隐蔽我的推荐比较好,不然看见你不喜欢的你会不高兴哒)

私信评论都会看,但是由于不太会说话所以不常回评论

希望有一天可以有贼多的同志一起聊天!

所以如果有活跃的雷安或瑞金群可不可以私信告诉我?(我熟了之后还是很话唠的,就是不太主动……)

和自己另一个号用情头是真的!难受!
(可谁让这个头像那么可爱呢~)

但是要谨关呐!更新很慢!

是个喜欢挖坑不填的,嘻嘻|ω・)

【酒茨】“笨蛋,你还没意识到吗?”5(茨木女体化)

*已完结

*很简便的文笔和神经质的剧情hhhh

*ooc注意

*很懒,所以所有章节链接一起

第一章   第二章   第三章   第四章   第五章   第六章   第七章   第八章   第九章



“……可是,挚友不让吾跟着他……吾不能违抗吾友的命令……”茨木想起酒吞不让他跟着的事,情绪不免有些低落。

“没事没事!酒吞大人不是只是不然您跟着吗?您不跟着就好啦!这样就没有违背酒吞大人的命令啦!”桃花妖摆着手向茨木笑道。

对哦!挚友只说不让他跟着,那他不跟着就好了!只要在挚友的宫殿里等着挚友就好!

茨木被桃花妖的话打通,立刻振作了起来。脸上笑着,早将今日发生过的事忘干净了。

……

半夜

“红叶……”酒吞背着鬼葫芦,一步一步走回自己的宫殿。今天又没能和红叶搭上话……啊啊,可恶的安培晴明!那家伙有什么好的,红叶为什么就那么喜欢他……

喝了酒的酒吞身上全是浓浓的酒气,满脸不愉快。

当走到自己宫殿大门前时,酒吞就发现了不属于他宫殿的气息。

很熟悉……

什么啊……是茨木那家伙啊……怎么又来了?不是说过别跟着他吗?!

一脚踢开宫殿大门,酒吞连茨木人都还没看清就开口了。

“茨木!不是说了,不准再跟着本大爷的吗!”酒吞喊着,说着朝着有茨木气息的位置走去。

宫殿里很暗,只有床头的一盏明灯,但这盏灯在偌大的宫殿里显得十分薄弱。

茨木正躺在酒吞的床上休息,本来想等到酒吞回来的,但因为在回来时和樱花妖还有桃花妖一起喝了些花酒,所以在不久前就撑不住睡下了。

茨木手里还抱着走时樱花妖送的花酒。

“喂!茨木你怎么睡本大爷的床上了?茨木,茨……”酒吞走近床边,走近后就依靠着薄弱的灯光看清了茨木现在的模样。

微红的脸颊,凌乱的白发披散在他的床上,胸口衣领大开,完全可以看见衣领中白色的肌肤。

些许白发顺着脖子流下,延入衣衫之中。两条腿侧摆着,腿上的妖纹顺着腿一路延向大腿内侧,左脚的铃铛随着主人的微微移动发出声响。

“!!!”酒吞震惊,躺他床上这只是茨木???不不不,为什么变成女人了?!这是茨木亲人吗?!不可能不可能,先不说茨木没有亲人,就这气息是茨木那家伙没错啊……

“茨木?”酒吞不确定的叫着躺床上的茨木。他从未见过茨木女体化,但眼前的绝色,女子不是茨木还能是谁?

整个大江山还会有这副模样的妖怪吗?

“……”茨木脑子有点昏沉,樱花妖的花酒淡甜而且不伤身,但酒后经挺大的。要不然刚刚他也不会就那么睡着了。

“……挚友?”眼睛还有些模糊,但身体已经做出反应叫出了酒吞。在一起那么多年,他也只有在挚友身边才能睡得比较安稳,毕竟是他最信任的人。

“是我……你……”酒吞在茨木开口时却确认了眼前的女子的确是那个缠人的茨木童子了。

“挚友你回来啦!”茨木听见酒吞的声音,眼睛发亮的看着酒吞。

微翘的金瞳紧紧盯着酒吞,让酒吞稍有不适。

以前也不是没有这么被茨木童子盯着看,但现在茨木女体化后怎么看都不太对劲……就像是在诱惑人一般……

“挚友?”茨木奇怪自己的挚友为何不说话,以前挚友他从没过这样的反应。

化为女子后茨木声线也改变了,虽说并不像平常女子一般清脆,但却有这独特的魅力。

用刚睡醒时迷糊的眼神以及软糯的声音叫着酒吞。

无敌的酒吞童子在听见茨木这般模样唤着自己的名字,身体稍微僵硬。

说真的,酒吞除了红叶以为几乎没有亲近过任何女子,之前倒贴上来的女子不是被他撕碎就是被茨木教训后丢出大江山。

而且哪怕是红叶他也没有过多的亲近,毕竟红叶并不喜欢他,他靠近时都会被红叶训斥一顿。

“?”茨木不解自己的鬼王为何突然又不说话了,刚想起身就想起了自己手中的花酒。

花酒是樱花妖送他的,他知道酒吞喜欢喝酒,而且花酒他们两个之前也喝过,味道很好,虽说有些甜,但这并不妨碍酒的烈性。

“挚友你看!这是樱花妖送吾的!”茨木举起手中的花酒朝着酒吞笑道。

因喝了酒后微红的脸还有弯下的眼角,傻傻的笑容,领口大敞露出的软肉。这无一不让酒吞心动。

酒吞觉得自己现在很奇怪,明明不是第一次看见茨木那家伙这样傻笑,但为什么这一次就……

他其实到现在脑子还有点混乱,他知道茨木长得好看,但毕竟同为男子,好看又如何?但现在这家伙女体化后,怎么看都……都是那么诱人……

罗门生之鬼……这家伙是罗门生艳鬼还差不多……

“?”茨木看着盯着自己不说话的挚友,内心疑惑不解,以往的挚友从未像今日一样。

一而再再而三的无视他的话,还在生气了吗?因为他打伤了红叶。

“……吾友,要是汝还在为吾打伤了红叶而生气,吾道歉……”茨木低下头轻声说着。

他是他一生追随的鬼王,他并不希望自己被他的鬼王、给他的挚友抛弃……

“……没有。”

“真的?!”茨木抬起头高兴地看着酒吞。

今日酒吞对他的态度真的让他很难过,但现在看来挚友并没有真的生他气!

可明明白天的时候还那么生气……

果然是因为他现在的模样吗……?

评论
热度(112)
  1. 北狐丶北狐丶 转载了此文字  到 冥殿丶

© 北狐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