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狐丶

可以日lof,我不介意的(你有什么好日的)

主吃雷安 瑞金,别的随意

没有什么雷的,是个杂到可怕的杂食党

更新只会更雷安和瑞金,但是推荐和喜欢的很杂

(所以如果你不喜欢别的cp,还是隐蔽我的推荐比较好,不然看见你不喜欢的你会不高兴哒)

头像都是自己画的

私信评论都会看,但是由于不太会说话所以不常回评论

希望有一天可以有贼多的同志一起聊天!

所以如果有活跃的雷安或瑞金群可不可以私信告诉我?(我熟了之后还是很话唠的,就是不太主动……)

但是要谨关呐!更新很慢!

是个喜欢挖坑不填的,嘻嘻|ω・)

【酒茨】“笨蛋,你还没意识到吗?”

*已完结

*很简便的文笔和神经质的剧情hhhh

*ooc注意

第二章   第三章   第四章   第五章   第六章   第七章   第八章   第九章


“你伤了红叶!”酒吞凛冽的看着站在自己面前的白发大妖怪。

“吾友,汝不该再为了那个女人那么沉迷下去了!汝那么优秀,既是妖力最强的大妖怪,也是大江山的鬼王!明明是那女人不识好歹!”白发大妖怪看着眼前自己的挚友。酒吞沉迷红叶已经不是一天两天的事了,他明知道红叶有所爱之人却还是义无反顾的缠着红叶。

大江山的妖怪们都清楚自家大当家酒吞童子喜欢,不,是爱上了一个妖力薄弱的女鬼。那名女鬼名为红叶,是枫叶林里的艳丽女鬼,那女鬼长得很美,跳得舞也是一流,让人看了就不免沉醉在其中。

大江山的妖怪们并不反对自家大当家喜欢那名女鬼,但大当家已经多年没有理会过大江山里的事物了。大江山不乏有鬼迷心窍的妖怪想要夺取大江山,可惜都被茨木童子打走了。

没有杀了他们仅仅是因为红叶所喜爱的安培晴明不赞成杀戮,红叶听从了清明的话,再也没有胡乱作怪。而酒吞为了夺得红叶的喜爱便下达了不能随意杀人亦或是杀妖的命令。

作为鬼王的鬼将,茨木自然不会不听从自己鬼王的命令。

在现在大江山的妖怪心里,作为二当家的茨木自然是比酒吞好,酒吞不理会大江山后,都是茨木管理着,茨木很尽责的做到了鬼将的职责。

帮助自家鬼王做任何事情。

但妖怪们却越来越瞧不起自家大当家,酒吞整天跟在红叶身边,而红叶作为晴明的式神,自然是跟着晴明在寮里。

酒吞为了红叶也是整天都跑到晴明寮里看着红叶,讨好着红叶。

现在黑晴明已经被打败,红叶自然恢复到以前委婉温柔的模样,这让酒吞对她更加着迷。

但大江山的妖怪们看见的是在家大当家不理大江山事物,却独独跟在一个女鬼身边晃荡。

日子久了,大江山里的妖怪对酒吞的怨念更深了,有些妖怪都组成群在讨论还要不要继续跟随酒吞。

大部分还是选择呆在大江山的,毕竟大当家哪怕不理世事但也是ssr级别的大妖怪,更何况大江山还有这二当家茨木童子这个同为ssr的大妖怪。

茨木早就知道妖怪们的怨念,一直跟在酒吞身边提起这件事。但酒吞一心都在红叶身上,根本不理会茨木所说之事。这让茨木更加怨恨红叶。

他不明白,一个他一只手可以按死的小女鬼,为什么会让自己的挚友这般着迷。

所以他在昨夜进入晴明的寮里打伤了红叶,本想直接取她性命,却不想惊扰了寮里其他式神。

茨木明白,单打独斗他自然会赢,但晴明寮里的式神可不少……尤其是那只莹草……

没办法,只好立刻逃离。

他当时的妖力只用了四层,所以那女鬼应该只是陷入了昏迷,性命倒无大碍。他当时哪怕没取得红叶性命,也并不后悔,因为红叶在他眼里不过是个小小的女鬼罢了。

但没想到自己的挚友居然会为了那名女鬼质问他。

“那么,红叶果然是你伤的了!”红发大妖怪周身凝起妖力,让四周的植物都垂下了脑袋。

茨木和酒吞同为ssr级别的大妖怪,酒吞的气势妖力其实对他并没用处,但看着自己跟随百年的挚友为了一个女鬼而对自己刀剑相向,心里一阵剧痛。

“茨木,你别以为你是我鬼将我就不会杀你,我不是说过,绝对不许动她的吗?!你若是再敢动红叶一下,我便让你死无葬身之地!”说着,红发大妖怪周身的妖力凝结,变为利刃,迅速朝着茨木冲去!

茨木被酒吞妖力击中,后退了几步,唯一剩下的左手轻捂着伤口处。

茨木被利刃所伤,双脚和手臂都有道道血痕,腰间因为戴着盔甲,所以伤得并不算深,但却也是一道道小裂痕,流出细小的鲜血。

而双脚以及手臂处的血痕却深入不少,虽没见骨,但也是剧痛无比,鲜血淋漓的伤口一道接一道。

茨木完全可以躲开刚刚的利刃,但他并不想躲。面前对他动手的是自己唯一的挚友,也是他的的鬼王,他并不想惹他生气。

但是……他的鬼王刚刚说的话,让他整个人都愣住了。他的挚友……为了一个小女鬼,而想要杀了他……

身体上的疼痛远比不上心里的滴血,茨木感觉自己的心脏像是被人拿刀砍在上面一样……

酒吞看着愣住的白发大妖怪,皱着眉说道:“你以后别再跟着我了!”说完,转身便离去了。

白发大妖怪看着转身离去连头也没回的酒吞,真的是愣了。

他的挚友,让他别再跟着他了……

什么意思?挚友不要他了?他的鬼王不需要他了吗?

……也是……挚友他那么强大,是最强的大妖怪,不需要他也是很正常的……

但是,他怎么就动不了了呢……?明明被伤到的是身体,可为什么胸口却那么疼?心脏一阵接一阵的阵痛让他无法忽视。

不过是被挚友嫌弃了而已嘛,只要再强一些…就好了……

不对啊……挚友他并没有嫌弃他……而是,不要他了……他再强大也没用了,挚友不要他了……

为什么那么难受?哪怕之前被所有人抛弃时,也没有这么难受的啊……

茨木愣愣地捂着自己的胸口,那他一生追随着的红发大妖怪的身影已经消失不见。

“真不愧是吾友呢……速度真的是很敏捷呢……”白发大妖怪囔囔自语着。

评论(1)

热度(139)

  1. 北狐丶北狐丶 转载了此文字  到 冥殿丶